• 首页 > 商品分类 > [生活感悟]心中有真爱,才能做真正幸福的人
  • 极速时时彩规律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4-03 18:40  【字号:      】

    极速时时彩规律

      原标題:民生失分:土耳其執政黨遭遇曆史危機

      4月2日,綜合官方的阿納多盧通訊社初步統計結果,在上周舉行的土耳其地方選舉中,總統埃爾多安所屬的正義與發展黨(正發黨)不僅屈辱性地丢掉多個主要城市控制權,還在全國失去近半壁江山,遭遇2002年連續執政以來的曆史危機,甚至打破埃爾多安本人自1994年當選伊斯坦布爾市長後鑄造的政治神話,再次印證了得民“生”者得天下的一般規律。

      慘不忍睹:正發黨從未敗得如此難看

      這次選舉是土耳其2023年大選前的最後一次全國市政選舉,不僅檢驗執政黨正發黨的民心得失,還将對4年後建國百年時的總統和議會大選産生強烈沖擊。雖然正發黨勉強維持部分地方選舉的領先局面,但是,大量重要城市市長位置易手已表明,土耳其選民特别是大中城市選民不滿正發黨繼續執政,希望換馬并求新求變勢不可擋,并正在改寫這個國家的社會和政治光譜,尤其是高舉凱末爾主義大旗的傳統大黨共和人民黨的強勢回歸。

      阿納多盧通訊社報道,正發黨在全國範圍内獲得45%支持率,其盟友民族行動黨赢得近7%選票,合計保持約52%的微弱優勢。但是,反對黨聯盟特别是共和人民黨卷土重來,攻克除布爾薩之外的六大城市中的五個,包括伊斯坦布爾和安卡拉。

      大伊斯坦布爾市乃埃爾多安打天下并首次出任市長的發迹根據地,也是其從主政地方走向引領國家并為自己和正發黨積累政治資本的發轫之地,擁有2000萬人口,約占全國總量的1/4,因而有“小土耳其”之稱。大安卡拉市為土耳其首都,也是埃爾多安與正發黨執政後刻意經營并呼風喚雨的新高地,因此,這兩大城市的管理權歸屬在全國都具有絕對的風向标地位,而且,它們不僅具有超級城市的政治地位和國際影響力,還占據全國經濟總量的65%。如今,居然在正發黨統治以來首次雙雙“城頭變幻大王旗”,震撼效果可想而知。

      如果不将正發黨丢失諸多重鎮和大面積選票視為失敗,那麼,其結果也隻能用慘勝來形容。過去兩個月,埃爾多安不辭勞苦親自在全國為正發黨和盟友候選人站台造勢。按常理,埃爾多安和正發黨攜執政優勢,在組織、動員、财政、後勤和輿論宣傳等方面占盡先機,然而,多數精英選民并不買賬并用選票将控制各大城市的正發黨及其盟友市長趕下權壇。尤其是安卡拉和伊斯坦布爾落入反對黨之手,将使埃爾多安和正發黨未來幾年的日子非常難過,受制于人勢在難免,也将進一步削弱他們的執政能力和行政效率,加劇現有危機。

      據統計,共和人民黨獲勝的五大城市人口約占全國人口的40%,其候選人均以微弱優勢擊敗正發黨及其他黨團候選人而改寫曆史。在安卡拉省,盡管正發黨獲得19個城鎮的選勝,卻丢掉大安卡拉市等三鎮,反對黨聯盟候選人曼蘇爾•亞瓦什在大安卡拉的角逐中獲得50.9%的選票,正發黨候選人則以47.2%落敗。在伊斯坦布爾省,正發黨獲得24個城鎮控制權,卻同樣将大伊斯坦布爾市及其他14個城鎮輸給共和人民黨。第三大城市伊茲密爾,共和人民黨候選人穆斯塔法•索耶爾更是以58%的較大優勢擊敗獲得38.5%的正發黨競争者。

      正發黨不僅遭遇共和人民黨的巨大挑戰,親庫爾德的人民民主黨也重新奪回東南部大多數城市,而通傑利省還破天荒地出現共産黨人市長。正發黨一黨獨大的局面在市政層面快速瓦解,一黨領先、多黨争食的新格局更加明顯。

      跳出黨争激烈、此消彼長的競選本身看,土耳其社會撕裂加劇,這種馬賽克化變局盡管也非新現象,是多元政治和普選社會的普遍問題,但是,與埃爾多安本人幾年前推動總統直選并獲得高票認可時相比,情形已大異其趣,反映了世道人心的微妙變化,某種程度上也是埃爾多安和正發黨長期執政強弩之末的體現,所折射的不僅是民生問題,還與近年埃爾多安及正發黨處理政治危機、安全問題、庫爾德治理乃至外交事務等一系列失誤密切相關。

      半島電視台援引相關數據顯示,取得關鍵勝利的共和人民黨選票主要來自當地城市選民而非郊區或農村選民。這意味着大量中産和知識階層選民已與埃爾多安和正發黨分道揚镳。這種選民結構和選票流向變化,符合近年埃爾多安強人式治理失敗的邏輯後果,包括實行緊急狀态法,打壓世俗化空間,在教育、司法和安全領域全面清算居蘭分子,以及遏制和剪除軍隊勢力及親歐親美派力量。這種城鄉和階層分化的選情,必然會因黨争而激化今後的社會和觀念對立,進而給土耳其的穩定埋下更多隐患。

      民生艱難:正發黨競選的“阿喀琉斯之踵”

      幾乎所有分析家都認為,民生危機持續并惡化是正發黨遭遇地方選舉滑鐵盧的“阿喀琉斯之踵”。這幾年,埃爾多安和正發黨政府打了雞血似在地緣博弈中左突右刺、縱橫捭阖,出盡風頭博盡眼球;但是,忽視了得民心者得天下這個最樸素的道理。英國《每日電訊報》稱,土耳其已深陷經濟危機,上周裡拉下跌5%,外彙儲備降至260億美元,但是,未來12月内需要償還或融資1500億美元,今年經濟第一季度下挫1.6%,全年将縮水5%。

      何為民心?“新奧斯曼主義”支撐的地區超級大國地位訴求固然符合民心,“泛伊斯蘭主義”驅動的文化與傳統回歸也算符合民心,但是,真正和持久的民心基礎是民生。“百姓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國際地位和宗教信仰不能天天當飯吃當衣穿當床睡,當百姓厭倦苦日子并對美好未來失去信念後,政治家的信譽和威望就面臨透支與剝蝕的可怕後果,也必然敲響執政地位岌岌可危的警鐘乃至喪鐘。

      埃爾多安和正發黨執政以後曾領導土耳其實現過長達10年的經濟振興,增長率一直保持着年均10%的高速發展,特别是在2008年世界經濟危機前後,土耳其作為新興經濟體在西亞一馬當先,GDP排位一直穩居全球18位左右并得以晉級G20。但是,長期靠寬松貨币政策、大規模舉債、基建投資和私有化驅動的經濟增長畢竟難以為繼,一旦債務過高、基建拉動乏力和私有化改造紅利見底,經濟必然放緩或停止進而形成疊加危機。

      在經濟底氣不足,嚴重依賴外部市場和地緣關系的關鍵階段,自以為國力強盛且個人及執政黨威望如日中天的埃爾多安及正發黨欲望膨脹,野心勃勃而内外折騰,進而使國家告别黃金發展階段,自2015年滑入内政外交下猛藥發大力的冒險狀态,導緻社會陷入動蕩,經濟波動加劇。

      對内,因為執意修憲、擴大總統職權和延長任期,埃爾多安與正發黨将土耳其引入頻繁變化的選舉政治并引發安全危機,公開與昔日盟友居蘭決裂并導緻未遂軍事政變,随之而來的便是全國性清理門戶,人心惶惶,社會失和。對外,因角逐叙利亞棋局并試圖獲得歐盟準入證,不惜與俄羅斯交惡導緻後者經濟制裁,随後又因引渡居蘭及間諜風波而與美國開撕,招緻美國反擊而引發裡拉斷崖式貶值,引爆經濟危機。同時,埃爾多安及其政府又因卡塔爾斷交風波和卡舒吉遇害案,與地區财神爺沙特阿拉伯鬧得不可開交。

      所有這些折騰最終都集中在民生惡化這個痛點,即經濟增長放緩,物價特别是食品價格失控,失業率和債務率居高不下。去年危機高峰期裡拉竟貶值40%。土耳其官方上周統計顯示,2018年第三和第四季度全國經濟跌入10來的低谷,今年2月的通脹率依然接近20%,而中央銀行的利率居然高達24%。另據報道,2月的通脹率高達19.6%,而失業率也達到13%,觸及10年來的高位。

      華爾街人士分析認為,進入3月,土耳其外彙儲備大幅下降,兩周跌幅達6.7%,市場愁雲慘淡。土耳其央行希望提高銀行間拆解利率防止做空裡拉,但是,此舉打擊了投資者信心進而造成資産端抛售,引發股票、債券市場暴跌,加劇了經濟下行壓力,也促使生活艱難的選民通過選票表達他們的失望與不滿。

      卧薪嘗膽的中左翼人民共和黨看到曆史機遇,其領袖凱末爾•科勒奇達奧盧指責埃爾多安和正發黨經濟治理無能,推高失業率和生活成本并使裡拉持續貶值。此外,他和競選夥伴右翼“好黨”聯手,抓住百姓對治安情況惡化而大做文章,強調市長和市政委員會的中心任務是讓市民安居樂業。這些主張切中時弊,導緻了選情的反轉。

      短短4年,來時無多。埃爾多安與正發黨能否在驚魂未定後痛定思痛,收拾舊山河,将決定雙方未來的前途與命運。

      (作者為著名國際問題學者、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博聯社總裁)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