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商品分类 > [生活感悟]心中有真爱,才能做真正幸福的人
  • 乐点彩票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5-11 16:00  【字号:      】

    乐点彩票

      原标題:真相揭秘:一位特殊人物的特殊死亡

      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30年時間裡,劉玉平一直在做一件事情:尋找父親、中共在台隐蔽戰線人員劉光典。

      劉玉平1948年生于沈陽的中共地下情報站。他的父親劉光典1948年7月經介紹加入中共地下組織從事情報工作。1949年開始,劉光典兩次赴台灣執行任務,後遭追捕。逃亡4年後,1954年劉光典被國民黨抓捕,1958年12月蔣介石親手簽令核準劉光典死刑,1959年2月被殺。

      自20世紀80年代末開始,劉玉平就與姐姐劉玉芳、哥哥劉玉勝及兒子劉新宇,奔走于大陸與台灣之間,找尋父親劉光典在台灣進行隐蔽戰線鬥争的多方證據,證明父親是一名優秀的中共地下工作者。

      2008年開始,劉玉平将父親的事迹記錄下來。十一年後,《尋找父親——劉光典烈士的紅色足迹》近日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在5月7日的新書分享會上,劉玉平說,  “這30年來,遇到了多少困難,真是難以描述。”

      該書的出版也經曆了一波三折。據該書策劃編輯侯俊智披露,本書從寫作、送審、修改到出版前後經曆了10年時間,這也是國内首部經審批公開發行的反映中共在台隐蔽戰線人員生活的作品。《潛伏》原著作者龍一稱,這部作品填補了題材上的空白。

      近日,該書作者、劉光典之子劉玉平接受“政事兒”專訪,揭秘這段曆史。

      台灣解除戒嚴 開始尋找父親

      政事兒:你和家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尋找父親的?

      劉玉平:當時有一個背景,在1987年7月台灣解除了戒嚴,打開了兩岸民衆近40年的隔絕狀态,數萬名國民黨老兵回到大陸與家人團聚。這給我們尋找牽腸挂肚的父親劉光典帶來了一絲希望,尋找父親的道路開始出現轉機。

      1988年年初,我在北京市已經工作了3年多,姐姐在北京市政協機關工作,她做的很多工作是為一些知名人士落實政策,我也有機會接觸到不少與台灣有關系的人士,更激起了我尋找父親的想法。特别是在這一年,我與我的發小、北京市台灣同胞聯誼會秘書長蔡怡取得聯系,獲取了一些相關資料。

      政事兒:你第一次得知父親去世的消息是在什麼時候?

      劉玉平:是在1988年春節前後。當時我和姐姐一起到統戰部,看到印有“絕密”字樣的文件。文件中列出了1950年前後,中共地下黨在台灣犧牲的烈士名單,父親劉光典的名字赫然在列。這是我第一次正式得知父親已經犧牲的消息,同時也是我第一次得到有關父親情況的官方消息。

      政事兒:以前有聽說過嗎?

      劉玉平:自1949年4月起,我就再也沒有見過我的父親。記得四五歲時,我曾問媽媽,“爸爸在哪裡?怎麼總不見他回來?”媽媽回答:“要等全國解放後,爸爸就回來了。孩子,以後别問了。”

      那時我并不明白全國解放的含義。爸爸哪裡去了?他難道去了台灣?他以什麼身份去的?何時去的?何時回來?他回來與全國解放有什麼關系?這些問題不斷在我腦海中閃現。

      政事兒:聽到父親犧牲的消息是什麼感受?

      劉玉平: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又有些難以置信。父親離開我們太久遠了。這份文件也隻有短短一行字:劉光典,旅順人。沒有具體情況描述,我們也不能詳細了解父親犧牲的原因、時間、地點。

      後來我才知道,這份文件雖然隻有一行字,但實在來之不易。這是1950年前後一名在台灣戰鬥被國民黨抓捕坐了10年牢的共産黨員收集到的中共地下黨在台犧牲烈士名單,中央有關部門決定要将這些同志追認為烈士。

      這份文件使父親的身份首次得到證實,我們也第一次驗證,父親劉光典為了台灣的解放,被派遣到台灣從事地下工作并獻出了生命。

      組織認定 追認父親為烈士

      政事兒:組織上正式給出結論是在什麼時候?

      劉玉平:在1991年春節前的一個晚上,父親所在單位的幾個同志,将姐姐、哥哥和我召集在一起,對我們正式傳達,我們的父親劉光典于1949年全國解放前,為了台灣的解放,離開妻子子女奔赴台灣從事地下工作,後被叛徒出賣,不幸被捕犧牲,時年僅37歲。

      當時,組織為我們安排了一席盛宴,但沒有一人動筷子。雖然有了消息,但我們想知道父親去台灣的任務、被捕時間、被捕後的表現、犧牲時間、犧牲後遺體處理等詳細情況。

      1992年9月,民政部給我們頒發了父親的烈士證明書。有關部門也為我們親屬落實政策,哥哥和他的妻子、孩子等人,從18新利官网登录手机版肥鄉縣農村調回北京工作。

      劉玉平:我開始從各個渠道搜集文件資料。有一天我了解到李敖先生出版了一套《安全局機密文件——曆年辦理匪案彙編》,通過朋友找到了此書。

      在這本書中我第一次看到了父親劉光典案件的詳情,對全面了解父親在台灣的情況有了突破性進展。我也感到我的責任越來越重,作為兒子,我有責任把父親的情況搞個水落石出。

      後來,我又與台灣有關部門進行交涉、并最後與台灣有關部門打起了一場曆時約八年的官司。在非常曲折的過程中,我們不斷交叉印證信息。通過這場官司,也解開了父親的事迹和身世之謎。

      父親犧牲40多年 終于找到骨灰

      政事兒:在父親劉光典犧牲40多年後,你們找到了骨灰。這個過程是怎樣的?

      劉玉平:1991年父親被追認為烈士後,我們在八寶山革命公墓安置了一個空骨灰盒,同時我們也開始尋找父親的遺體。1993年我曾緻函受難人互助會,請求幫助。十年後,2003年4月20日上午,我突然接到互助會工作人員王錦松打來的電話,說劉光典的骨灰找到了。

      原來,當時,在台灣當局決定對六張犁墓地靈骨塔重修。六張犁墓地的靈骨塔内存放有半個多世紀以來的普通老百姓的數百個骨灰壇,還有一批被國民黨殺害的中共地下工作者的骨灰。在動工前,管理部門向社會發布通告,公布所有在存的骨灰名單。

      名單公布後,立即受到社會各界關注,受難互助會工作人員前往核實,發現了父親劉光典的名字。王錦松等人立即找到貼着“劉光典”三個字,存放着父親劉光典骨灰的一個淺黃色的帶釉小骨灰壇,然後拍照發給了我。

      政事兒:你還找到了父親劉光典遇難時的照片?

      劉玉平:這是在2008年9月,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的兒子劉新宇在網上發現了《一個匪諜逃亡的故事》小冊子,是父親被捕一年後編印的,詳細記述了父親如何被捕等當時的境況。

      2008年秋天,我又看到了五份來自台灣方面的重要材料。其中包括向蔣介石的報告、案件判決書,以及父親犧牲前後的兩張照片。一張父親被五花大綁,胸前挂有“劉光典”三個大字,被押赴刑場;另一張父親已經犧牲了,仰面倒地,雙目怒睜。

      政事兒:據你查證,父親犧牲時留有遺言嗎?

      劉玉平:卷宗顯示沒有遺言。父親被四彈斃命後,随即生前和犧牲後照片和相關報告打給了蔣介石。他們以父親遺體無家屬認領為由,送到軍事科學院解剖。

      組織揭秘 曾有真假兩個“劉光典”

      政事兒:父親犧牲的确切消息被證實後,你們有将真實情況向有關部門彙報嗎?

      劉玉平:彙報了,特别是當我彙報到親眼所見父親犧牲前後的照片時,有關方面對此十分重視,一再詢問其真實性。過了幾天,有關部門的同志找到我們,向我們揭開了一個被塵封了50多年的秘密。

      政事兒:什麼秘密?

      劉玉平:原來,父親被捕後,國民黨特務機構認為父親是中共中央情報機構派出的人員,可利用價值很高。按對父親罪大惡極的結論,早應處死,但國民黨沒有立即将父親處決。他們一方面将父親投入監獄關押,另一方面散布謠言說劉光典已“棄暗投明”。國民黨特務機構還挑選了一個各方面都與父親十分相像的特務,假扮“劉光典”,派往香港,對新中國進行搗亂破壞。

      在當時環境下,受條件限制,有關方面難以辨明“劉光典在港活動”這一消息的真僞,國家安保部門不得不采取防範措施防止“叛徒劉光典”回内地活動。

      政事兒:你小時候對這個有印象嗎?

      劉玉平:父親被捕以前,我們是革命家屬,各方面都有人關心照顧。1954年父親被捕後,由于懷疑他已叛變,一時又難以甄别,别人來我們家的次數也少了,生活費用也減少了,所住的小四合院也成為有關部門24小時不間斷監視的對象。

      1955年母親去世後,家裡突然來了一個保姆,照顧我們三個孩子。實際上,她還有一項任務,就是監視家中是否有生人來往。這也是我後來才知道的。

      自1954年早春開始所發生的一切的原因,終于在2008年晚秋得以找到最後的答案。此時,我們三個孩子都已步入了老年。

      等祖國統一  把父親兩部分骨灰合葬在一起

      政事兒:據了解,現在你父親劉光典的骨灰,一半安放在八寶山,一半還安放在六張犁墓地靈骨塔。是出于什麼原因?

      劉玉平:2008年,父親的事情真相大白後,當年11月總參某部撥出經費支持我們去台灣祭拜父親,我們就取回了一半的骨灰,安葬在八寶山革命公墓。另一半,依舊放在台灣六張犁墓地靈骨塔。因為祖國還沒有統一。父親最大的願望就是祖國統一,也是他當時赴台執行任務的原因。我想,等祖國統一了,那個時候我們就把兩部分骨灰合葬在一起。

      政事兒:這30年來有沒有想到過放棄?

      劉玉平:這些年無論從小家還是從國家的角度都鼓勵我做這件事。對于個人小家來講,這段曆史過去一直處于保密之中,作為兒子有責任把父親的事情搞清楚。作為國家烈士的後代,更要把這段曆史搞清楚,了解這批烈士,不能讓他們白白犧牲,我們不能不明不白地過日子。

      今年2月4日我父親犧牲60周年,那一天是除夕也是立春。在那個萬家燈火的夜晚,我一直在想,我們不能忘記父輩的骨灰仍然存放在台北黑暗、寒冷的六張犁靈骨塔中,默默地等待盼望着祖國早日統一。為了他們的理想與遺願,我們也應該為此奮鬥。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