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商品分类 > [生活感悟]心中有真爱,才能做真正幸福的人
  • uu快3走势图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5-11 16:40  【字号:      】

    uu快3走势图

      原标題:孫太一:是時候該給特朗普上一堂經濟課了

      [文/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孫太一]

      美國當地時間5月5日周日下午,特朗普用兩條推特給第十一輪中美貿易磋商“蒙上了一層陰影”。推特宣布,從5月10日開始,美國會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增收關稅;另外目前未征稅的3250億中國輸美商品也将被開征25%的關稅。

      特朗普在中美貿易談判的關鍵時刻借口中方改變意見,突然惡化事态。其真實的動機究竟是什麼?我們又該如何應對未來可能進入“邊打邊談”的長周期内呢?

      

      特朗普的動機一:國庫增收

      特朗普從上台以來,其在外交上的邏輯清晰明了,有一條幾乎于任何國家都适用,那就是:要想盡辦法收錢。無論是抱怨駐韓美軍為韓國提供保護傘為什麼不多收點保護費,還是北約其他國家為什麼交的錢這麼少,特朗普看重的是其他國家能多給美國錢。

      而這條邏輯在貿易上的折射就是國家要加征關稅,無論是對盟國的鋼鐵關稅,還是與中國的貿易摩擦。大部分經濟學家應該都會告訴政策制定者關稅的一般效果是會造成獲益和受害兩方。被保護的産業獲益,國家多了額外稅收獲益,而所有購買相關産品的人民(消費者)受害。而對一個國家來說,新增關稅造成的産業與國家的收益往往會小于人民的損失。但特朗普的“國家”顯然沒有“人民”。隻要國庫增收了,其他的他不在乎。所以,特朗普的邏輯是:我為什麼要早早結束貿易摩擦中斷這筆國庫收入呢?能繼續收錢,就要繼續收錢!

      特朗普的動機二:制造籌碼

      中方貿易談判代表團本周赴美的談判原定或是最後一輪,極有可能最終敲定方案且在今年晚些時候由兩國元首親自簽署。但特朗普自上任以來,每每在關鍵時刻,都要出幺蛾子,以制造些籌碼。在他眼裡,談判的一大要素就是憑空制造籌碼,這樣當回到原點時,對方會覺得你做了讓步,但其實你什麼都沒做。

      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特訪華前就曾針對朝鮮和貿易放出狠話,金特會前亦是如此。在内政上,特的這種做法更是舉不勝舉。所以,特朗普在談判又到關鍵時刻的前夕,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制造籌碼的機會。現在果然談判仍然在繼續,特朗普想以此為籌碼的動機自然可能性十分大。

      特朗普的動機三:轉移“幹涉司法”視線

      穆勒調查本來已經收官,但因為美國内部各方對于調查的結果的解釋、闡述大相徑庭,而司法部長在完整的調查報告出爐前向公衆傳達的四頁紙的總結顯然有偏袒特朗普的意圖,且讓人覺得欲蓋彌彰。在穆勒調查結果出來之後最新的NBC/華爾街日報民調顯示,49%的受訪者認為國會應該立刻啟動彈劾聽證,另外有32%的人認為應該繼續調查一旦有足夠證據就在未來啟動。而接下來的幾周,就特朗普是否幹涉了司法這個問題可能還會有更多讨論。

      特朗普這個輿論高手自然不能讓這個議題繼續發酵,因此将媒體和公衆的視線轉移至中美貿易談判上來自然被其認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哪怕他企圖轉移視線之後,《紐約時報》等大媒體依舊不甘示弱,公布特朗普1985-1994年這十年的繳稅情況,其中顯示他不僅沒自己說的那麼富有,也并非一個成功商人。

      以上三個動機并不互相排斥,甚至是相輔相成的。兩條推特一發,輿論的視線确實被轉移了一部分,而且哪怕《紐約時報》公布特朗普十年稅務情況之後,随着美國股市連續幾天的大跌,美國大衆這幾天的注意力依舊在中美貿易談判上。

      至于制造籌碼是是否成功,特朗普完全不擔心,因為哪怕不成功,他至少可以繼續(按照他錯誤的邏輯)坐收關稅,擴充國庫。

      

      當然在特朗普的“任性蠻幹”下,北京時間5月10日中午12時關稅政策施行,至11日清晨,跨越了這起“節外生枝”加稅風波的第十一輪中美經貿高級别磋商結束。

      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在華盛頓接受記者聯合采訪時透露出了很多重要信息,有分歧也有共識,但雙方一緻認為的是需要保持繼續磋商的良好勢頭,盡管暫時存在阻力和幹擾,同意未來将在北京繼續推動下一輪磋商。

      至于分歧為何,劉鶴坦率表示,事關國家重大原則問題,任何國家都有原則,我們不能在重要原則上讓步。

      無論如何,中美磋商并沒有如外界所擔心的那樣最終破裂,本輪談判雙方在很多問題上澄清立場,讨論下一步磋商内容,恰恰說明了這是談判中正常發生的一些小曲折,不可避免。當下,中方代表團仍願抱着積極理性姿态在華盛頓與美方磋商,也歡迎将來在北京舉行的談判,共同尋求解決問題的方法,避免中美兩國民衆利益受到損失。

      不過,有時“萬事具備隻欠東風”的事情也難免發生,未來還應審慎樂觀。正如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美問題專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5月6日在接受《華盛頓郵報》采訪時說的,墨迹未幹前什麼都不算數。更進一步講,對特朗普而言,哪怕墨迹幹了,第二天還可以推翻重來。

      現在是25%的關稅,我們都覺得很離譜很讓人吃驚。但就在兩年前,特朗普曾多次表示想将自華進口品的關稅升至45% 。所以,不要指望一勞永逸的一攬子協議被敲定就宣布勝利,而要做好中長期動态博弈的準備。

      那麼,從中美貿易摩擦可能陷入長期性來看,中方可以如何應對呢?這裡簡單說幾種并不一定是窮舉的方案。

      應對方案一:正面回應,看誰先眨眼

      因為不能讓特朗普過于嚣張,所以正如前幾輪的加稅一樣,中方同樣可以增加美方出口到中國産品的稅率或者征稅的覆蓋面,甚至為了讓特朗普不繼續為所欲為,甚至有聲音認為設立一個自動反制追加的機制等。中方發言人此前也多次釋出“奉陪到底”意圖,那真的“奉陪到底”是讓話語可信,避免受到欺壓。

      當然,這種方案的風險是極大的,而且若愈演愈烈,可能導緻雙方沖突持續升級,摩擦從經貿層面外溢到政治、軍事、戰略等其他領域。而萬一自動報複機制吓不倒特朗普,反過來可能束縛自己的手腳。與此同時,這個方案也可能會傷及更多無辜,搞得兩敗俱傷。

      應對方案二:順其自然,以不變應萬變

      特朗普能在位的時間最長也就剩下不到6年,甚至還存在隻剩不到2年的可能性。随着之前中美雙方貿易摩擦的後果逐漸顯現,特朗普票倉的民衆将感受到越來越大的壓力。他所關注的指标(諸如股市)也會因為自己的行為而開始震蕩。本來美國的經濟主面是向好的,但随着前兩年财政政策和金融政策紅利的逐漸消失、以及越來越多的美國人開始因為風險增大和對下一次金融危機随時可能到來的揣測,美國經濟結束強勁向上的走勢,變成出現波動的情況很有可能發生。

      同時,特朗普自身仍深陷穆勒調查的泥潭,面對内閣不穩定、人才流失的挑戰,再加上2020年初選造勢已經開始,勢必會應接不暇,何不讓他自己鬧騰,然後毀掉自己呢?中方何必親自火上澆油,而不隔岸觀火?

      當然,這個方案也存在較大缺陷。一是對特朗普而言,與中國的沖突或許可以起到轉移視線甚至赢得兩黨共識的奇效,所以本質上與其他挑戰并不一樣。同時,中方如果保持沉默、不予應對,會讓特朗普堅信自己的行為有效果、中方不敢還手了,因為中方内部的經濟壓力非常大,是自己的政策讓中國頂不住了。所以,這反倒可能讓特朗普繼續施壓,甚至用更大的勁道。

      應對方案三:借力打力

      特朗普用力很猛,但是我們可以借力打力。比如,趁這個契機大力推動國貨,要求中國企業高标準嚴要求地對待産品,尊重知識産權保護,嚴厲打擊假冒僞劣,并鼓勵廣大消費者漸漸以使用中國制造為榮,以高質量的國産商品為傲。這也意味着通過加大力度鼓勵技術自主來實現産業升級。與此同時,可借機削弱國内各利益群體制造的阻力,推動相關政策的落實,以實現深化改革。能成功則最好,哪怕遇到挫折,特朗普也是整個過程中再好不過的替罪羊。

      在美國國内也可以借力打力。比如通過各種媒體平台,尤其在特朗普常用的平台(如推特)宣傳其上台以來美國對華貿易赤字的進一步擴大,以及每次特朗普給中美制造不穩定對股市、經濟産生的波動。中國記者不僅要在華盛頓、紐約、舊金山活躍,也要跑到美國基層,跑到特朗普的票倉去采一手素材,真實反應美國基層的現狀與挑戰。特朗普不怕中方關稅的壓力,難道還不怕票倉倒戈嗎?

      當然這個方案的核心在于宣傳,但并不一定能改變人的行為。就好比,哪怕華為技術超過蘋果,路徑依賴的消費者也許仍改不了用iPhone。何況現在哪還有純粹美國貨,光iPhone裡就不知道有多少原件來自于中國企業。

      不過,要在美國借力打力,度很難掌握。去年,中國報紙隻是在搖擺州愛荷華做了幾版廣告,特朗普就慫恿彭斯出來做了一個險些被認為是“宣布新冷戰開始”的演講。可見,這種做法雖然确實會讓特朗普極為不适,但若是刺激并激怒他,這個人可是什麼都幹得出來。

      應對方案四:是時候該給特朗普上一堂經濟課了

      既然我們已經知道美國提升關稅其實是美國内部利益再分配的過程(從消費者身上轉移到政府和部分企業),那何必要一直配合特朗普演下去呢?将關稅被提升“翻譯”成中方受到更大損失本身就是在鼓勵特朗普繼續将提升關稅視為有效的手段。換個思路想,中方經濟受到的壓力很大一部分其實來自我方自己對美物品提升了關稅,本可以低價從美國進口農産品,卻因為加征關稅導緻更大通脹壓力、讓消費者更買不起。沿着特朗普的邏輯和他玩,風險不小。

      既然我們懂、也想讓特朗普明白提升關稅的手段無效,那就應該用行動給他上一課。這也是我們脫離戰術走向戰略的大好契機。中方除了可以對美國的消費者表示同情和支持,鼓勵美國遊客來中國旅遊感受中國的基建和物價外,應該用這個契機告訴世界中國是自由貿易理念的提倡者,也深信自由貿易能給一個國家帶來的好處。

      中方可以單方面宣布向部分國家(尤其是加入、支持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陸續降低關稅、開放市場。這麼做能起到幾個作用:一是,特朗普肯定會問:為什麼中國會這麼做?中國政府這樣一來少收錢了,為什麼還值得做?第二,最終需要的是提升中國在全球的軟實力,除了拉攏被特朗普排斥的盟友和先前對中國保持警惕的國家外,還要推進自己的重大計劃,比如一帶一路。

      也許我們先前的考量是就讓特朗普蒙在鼓裡,在關稅層面和他耗,但如果他一旦搞清楚了,知道關稅是怎麼回事了,會不會改用其他對中方更不利的方法施壓,比如打南海牌、台灣牌?不過,他能打的牌任何時候都能打,而我們也不必在貿易上與自己過不去。與其擔心美國在南海、台灣等議題上制造事端,不如直接思考相關應對措施,盡量減少在中美貿易摩擦中卷入其他不必要的影響因子。

      誠如劉鶴今天淩晨所言,加征關稅不利于中國、不利于美國、也不利于世界,也無益于解決經貿問題。未來兩個國家必将合作,因為我們有共同利益、面對共同敵人,隻有合作才能解決問題。但是目前中國面臨美方加征關稅必須做出應對,但也希望美方采取克制态度,中方也會采取克制态度。

      而面對中美磋商可能面對“邊打邊談”的長期性,中國經濟也有底氣。從中期來看,去年經濟似乎有點觸底,今年進入上升期,中長周期内非常樂觀;另外,從需求來看,中國消費市場、投資市場巨大,從供給體系來看,正在推行供給體系改革,産業、産品、企業競争力全面提升;從宏觀政策角度,貨币政策、财政政策還有充分空間,我們的政策工具是充足的;從微觀層面來看,中國企業家們是有信心的。這裡最核心的問題是信心和預期問題,隻要我們自己内心有自信,什麼困難都不怕,在大國發展過程中,遇到一些曲折是好事,正好檢驗我們的能力,而中國經濟也能繼續保持穩定健康的良好勢頭。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